谈论教育学的研究对象与研究方法

发布时间:2017-05-26 18:21 编辑:admin

  摘要:本文以教育学的基本问题为研究范围,着重探讨了教育学的研究对象及研究方法,通过分析与综合的研究方法,得出了教育学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的基本结论,并阐述了两者之间的关系。根据科学发展的现状,结合多种研究成果,又对教育学研究方法的转变做了大胆预测。

  关键词:教育学研究对象研究方法 大科学

  绪论:在30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教育学在完善学科自身的过程中不断前进。毛泽东在《矛盾论》中说:“科学研究的区分,就是根据科学研究所具有的特殊的矛盾性。因此,对于某一种现象的领域所特有的某一种矛盾的研究,就够成某一学科的对象”。因而教育学也应当有自己特定的研究对象。这对于区分教育学与其他科学,促进教育学更深层次的发展有着重要意义。而任何一门科学也都要有自己独特的研究方法,这才构成了完整意义上的学科。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作为教育学研究的基本问题,也是我们首先要解决的难题。

  一、教育学的研究对象

  “‘教育学研究对象’问题,不仅涉及这门学科研究的范围,尤其同这门学科的性质及研究方法的抉择相关,不妨说,它同教育学的命运相关”⑴

  (一)有关教育学研究对象的几种说法

  教育学的研究对象是什么?研究者由于所处时代,所用标准,所站角度的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会是五花八门。凯洛夫在其主编的《教育学》一书中认为,教育学的研究对象是培养青年一代人,他把教育学的研究对象定为是‘人’;前苏联的巴班斯基说“教育这一科学认识的对象是社会,是社会的一门特殊职能—教育,因此,可以把教育学称为关于教育的科学”,在他看来,教育学的研究对象应当是教育;而东北师范大学所编的《教育学》一书则认为“教育学是研究儿童和青年的一门科学,也就是研究教育规律性的科学”

  有关教育学研究对象的说法很多,以上只是比较典型的几种。确定一门学科的研究对象,就是要找到其内部矛盾的特殊性,不能和其他学科的研究对象相重合。由此看来,教育学的研究对象首先不可能是人,因为很多学科都以‘人’或者‘人’的某一特征作为研究的对象,这并没有达到区分其他学科的目的;其次,说教育学的研究对象是教育,听起来蛮对的,可是一想,这分明是就教育论教育,等于什么都没说。教育规律是教育学研究的目的,而不是研究的对象,因此“教育学研究对象是教育规律”一说也不能成立。除此以外,关于教育学研究对象的说法最普遍的两种则是教育现象和教育问题,这已得到了大多数学者的认可。例如,胡德伦在他的《教育学原理》一书中说“教育学是研究教育现象,指示教育规律的一门科学”,日本学者村井实在他的《教育学的理论问题》中则旗帜鲜明的指出“教育学的研究对象是教育问题”。那么,教育现象和教育问题二者到底是什么关系?哪个才是教育学研究的真正对象?

  (二)“现象”与“问题”之辨

  什么是教育现象?“教育现象是指人类各种教育活动的外在表现形式”⑵。老师上课,学生做作业,举行讲座,观看教育影片等等,都属于教育现象。教育现象可以包含在各种社会现象之中,各种社会现象也可以包含教育现象。比如,一位家长因为孩子考试成绩不理想而打骂孩子,从教育学角度来看,首先会想到家长的教育方式不对;从社会学角度来看,这是一种普遍的病态的社会现象;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家长打骂孩子可能会对孩子的身心发展造成严重伤害;而从哲学的角度来看,家长没有正确把握事物间联系的客观性,因为家长这一行为很可能会成为孩子以后教育自己子女的行为。由此看来,同一个社会现象,从不同的专业角度加以解析的话,往往会得出不同的结论。而教育过程中出现的各种现象也是如此。因此,“如果把教育过程中发生的种种现象,单纯看成是‘教育’现象,势必导致就教育论教育的倾向,而不能从根本上解释这种现象”⑶,将教育现象定为教育学的研究对象显然有失偏颇。“每一门学科的研究对象有‘实质对象’和‘形式对象’之别,前者指学科研究的具体主题,后者指关于这个学科‘是什么’的专门考虑”⑷。由此可见,各种教育现象只能视为教育学的“形式对象”,而教育学真正要研究的还是包含在各种现象中的教育问题。但这并不等于说教育学的研究对象就只是教育问题,因为任何一个问题都包含在某种现象之中,教育学也是一样,从这个意义上说,“研究教育现象和研究问题,仅就词方面来说,并不是矛盾的,不应该把教育现象和研究教育问题对立起来”⑸。因此,我们现在可以给教育学的研究对象下一个结论:它研究的是教育现象中的教育问题。不能离开现象谈问题,也不能离开问题谈现象,现象和问题是密不可分的,是辩证统一的。所以,我们说,“教育学的研究对象是人类的教育现象以及存在于其中的教育问题”⑹。

  二、教育学的研究方法

  “每一门学科要得以成立,不仅需要确立专门的研究对象,而且需要有独特的研究方法”⑺ 。而“目前教育学的困境,首先表现在方法学上面”⑻。真正要使教育学得以深入发展,就必须建立起独特完整的研究方法。怎样的研究方法才算是完整呢?“完整的教育科学研究方法应是方法论与具体方法的统一”⑼。而要找到教育学研究的方法论,首先是要先看一下教育学与其他科学之间的关系。其次便是结合实际进行比对,最后还要找到具体的研究方法。

  其一,教育学作为一种科学,是以实践哲学和心理学为基础的,因而教育学的研究方法必然要与这两门学科的研究方法相联系。任何学科要进行正确的深入的研究,都必须有一个正确的哲学方法论作指导。而教育学与哲学的密切关系,使它不得不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相联系。对于当代中国来说,马克思主义在实践中所取得的巨大作用已是有目共睹,以马克思主义及其中国化的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为指导的社会主义建设正沿着正确方向阔步前进。因此,“教育学首先要以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为指导”⑽,这样才能使其沿着社会主义道路前进,沿着正确方向发展。

  其二,任何一种研究都不能脱离实际,教育学也是一样。“贯彻理论联系实际原则,加强基础教育研究”⑾ ,这样才能使教育学研究不脱离实际,真正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特别是对于目前我国的基础教育,虽然早已经提倡素质教育,但应试教育的影子仍随处可见。要真正了解中国教育的现状,就必须深入到教学一线,通过观察,实验,统计等各种方法,在实践基础上得出对中国教育现状的研究结论。

  其三,教育学在中国的发展历史只有百年之久,“1902年,京师大学堂设立师范馆,并明确设置‘教育学’课程”⑿,中国才正式开始了教育学的教学与研究。而国外教育学自夸美纽斯《大教学论》发表至今,已有300多年的发展历史,期间产生了一大批教育学家和教育学名着。例如:洛克的《教育漫谈》,卢梭的《爱弥儿》,爱尔维修的《论人及其治智力和教育》,斯宾塞的《教育论》等。中国教育学引自日本,本身发展还很不充分,因此教育学的研究就应该博览众长,广泛吸收各国教育学研究成果。“实行古今中外法,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⒀,只有这样,才能推进教育学的研究更进一层。

  三、“对象”与“方法”的综合

  前面已经讨论过教育学的研究对象及其研究方法,教育学的研究对象是产生其研究方法的前提,而研究方法的进步又有助于我们弄清楚其研究对象。各种社会现象中包含的问题众多,要从中帅选出教育学方面的问题,这就要求我们坚持一个正确方法论的指导;任何一门研究都必须对实践有用,教育学也不能例外。实用,符合事实的教育问题才是教育学要研究的真问题。因此我们的研究就要理论结合实际,将教育学的研究问题与信念,理论相融合。

  科学发展到今天,已经逐步走向融合,正如普朗克所说“科学是内在的整体,它被分解为单独的部门,不是取决于事物的本质,而是取决于人类认识事物的局限性”。因此,教育学的研究也应当广泛借鉴各学科的研究方法。“在现代,有些研究方法对于不同学科的通用性质和在把握研究对象时单一的研究方法的局限性,日益显示出来,独特的研究方法不再成为学科得以成立的必要条件”⒁。教育学的研究也应树立一个‘大学科’的意识。“把‘教育问题’还原成‘社会问题’,‘心理问题’,‘文化问题’,这不仅需要教育学,而且需要教育社会学,教育心理学,教育文化学,教育论理学之类的研究”⒂,因此,教育学的研究在博采百家之长时,还应以各学科的研究方法和研究成果来促进教育学的研究。“综合性是现代科学的客观属性,在这一客观属性形成之前,就已存在各学科的相互联系,相互作用,相互制约,以及构成科学统一过程的分化与整合”⒃,教育学的研究也必然要随科学发展的大流,走上大综合的道路。但这并不是说教育学就将丧失自身独特的研究方法。每一面学科内在都是相联系的,教育学的研究借鉴其他学科的研究方法,同时又运用自身独特的方法论加以整合。这是教育学研究方法的新趋向。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积极心理学在高校学生思想教育中的运用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2006-2013, www.lwsir.com 论文先生网 ,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 ©鄂ICP备07001960号